幻想羊梦见了威尼斯

-

幻想羊会梦见贡多拉和少女歌者吗?

【2020北南伊国庆日活动】是代挥尘爹地发的!!头痛现在才能发lof真是果咩那塞,辜负了爹地TT请大家欣赏挥尘老师的作品!!务必点开大图!

出本 不清楚价格 欢迎小窗私聊

卖掉会删

年龄限制有 伊双zw本 有一定亲子分微量花夫妇要素 占tag致歉!

【北南伊】热咖啡雾化镜片

*人设大学生pa

*路人女角色无具体设定请放心食用

*梗来自空间如下图


04/17/2020 Fri.——————————


工作日的清晨一向由阳光人流和咖啡味组成。在星巴克打工属实是迫不得已的下下策。如果长期忍受刺激鼻腔和大脑的美式咖啡的工业产品味道,总有一天人会发狂砸烂咖啡机。就连最初兴致勃勃说要利用假期时间打工的费里西安诺都安静下来绞尽脑汁找着在不破坏个人形象的前提下戴口罩的理由。店里在放《She Will be Loved》,在下一份订单的内容打印出来前,趁着调制摩卡的间隙,费里西安诺偏头注视低声随节奏哼歌的罗维诺。如一滴差错的海水被河流裹挟,费里西安诺因为西雅图快节奏手忙脚乱,罗维诺却从容地保持慵懒风度。

罗维诺讨厌那副金框眼镜——或者说讨厌所有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它们总是愚蠢大胆地标记注释主人的缺陷和秘密。因此,当礼物的赠予者哭哭啼啼扑他怀里倾诉着想要看见罗维诺戴上眼镜的模样时,后者一向抓住其后颈拽走撒娇的兄弟。“费里西安诺,”某天的自习课结束之后罗维诺气呼呼地瞪着蹭到怀里的费里西安诺,“我之前就说过你不用送眼镜给我,我不会戴的。”“那样看不清……”“我有隐形眼镜——”罗维诺眨眨眼。费里西安诺发愣盯着他看:那双澄澈又透明,接近橄榄绿又比橄榄绿更生气焕发的眼睛。“好了,回去吧。”——也许费里西安诺忘的一干二净,罗维诺还记着几个月前被他捉弄着摘掉眼镜的仇。

今天的罗维诺难得地佩戴了眼镜。他的隐形眼镜在费里西安诺的床头不知所踪,回家之前都得和来自费里西安诺的礼物绑在一起。“别发呆,继续干活。”为那些富有节奏感的声音的消失,罗维诺头也不回地抱怨。“我很认真的哇哥哥!”费里西安诺终于想起来手上的活,视线却未曾从兄长身上移开。罗维诺的轮廓在不太明亮的光线下有些模糊,或许眼镜不太引人注目,但又确实改变了他的气质。现在的罗维诺看起来有些像只安哥拉猫,费里西安诺想着。

费里西安诺想起更早一些的时候,那会儿,罗维诺虽然听话戴上眼镜,却总是敲它的腿。在初次亲吻罗维诺时费里西摘下它,猝不及防的失去清晰视野的罗维诺惊慌失措,眼中流露讶异竟不安地主动抓住费里西安诺的手。吮吸唇瓣彼此掠取氧气的时候,费里西安诺感觉自己拥抱着一只受惊的猫咪,紧闭双眼试图阻止诱人的感情从其中流泄,也可能只是为这勇敢出格的亲密举动而高涨起来。

听见推门的​声音罗维诺抬头,亚洲姑娘快步走到台前。罗维诺记得她,对抹茶情有独钟的少女每日光临,即使不知道彼此姓名双方久而久之也变得熟悉起来。“还是抹茶星冰乐?”“是的。哎,你今天戴眼镜了呀?很帅气喔!”“什……”漂亮姑娘的赞美一向是让人心情变好的魔法,只是罗维诺并没有想过会因为这双眼镜被夸。和同事交代后费里西安诺偷偷溜到哥哥身边,“ve”一下突然出现加入了二人的对话。

他戳戳罗维诺的镜框,“咩…哥哥昨天把隐形眼镜丢在我宿舍了,所以只能戴着这个啦。”捂住他嘴都为时已晚,罗维诺红着脸避开费里西安诺的手:“什么啊笨弟弟你还好意思说?都是因为你害的我才得天天戴这累赘吧,找不回来就给我道歉啊混蛋!”“没有办法呀,哥哥。”费里西安诺凑到他耳边小声安慰,“那位bella说得对,确实很好看喔。没关系的!”

“我不想听你说话,滚回去干活费里西——​久等了,您的星冰乐。”为了弥补刚才的失态罗维诺决定用最友好的笑容继续接下来的服务。客人倒是愣住了,回过神来又沉默思忖着什么,许久没有接过台上的饮料。罗维诺不解地看着少女,费里西安诺也转过头来。终于,像是做好了决定​一般,少女深吸一口气开口:

“等多久都好,请问我可以了解一下你们的具体情况吗?”

兄弟二人面面相觑。

什么……?​



于是我又无耻的来了!!!

生日快乐我的小天使们~




啊哈哈…希望还在路上的谷子们能早点到我手上,虽然不知道lof发谷会不会让人不爽)

lof也恬不知耻的发一下()
鲸组日快乐TT 是我的小破阵
希望20年可以和更多同好快乐嗑鲸xx占tag致歉

【北南伊】丢人随笔

灵感来源是早上没睡好盯着窗外的雨景发呆的我自己。

对于自己没能在这样的美好天气继续睡觉而感到怨念于是“拜托他们帮我完成了这个小小的愿望”。



费里西安诺从枕头底下摸索到手机,在罗维诺被吵醒之前皱着眉关掉了闹铃。今天不是工作日也没有必要早起,虽然按照平日的作息时间起床洗漱对他来说也没问题,但他不能忽视躺在身边的罗维诺。因为各种各样的噩梦和加班的困扰,自己的哥哥已经很多天没睡过好觉了,无论是现在的宁静还是他的起床气费里西安诺都不愿意去打扰。带着寒意的风吹过来,费里西安诺打了个哆嗦才注意到窗户没有关上。他起身靠着窗沿朝窗外看,外面正在下雨,窗帘罩着他半边身子,街上只有一两个撑着伞的行人,树叶沙沙作响。天空一片灰白色,深黑色的鸟儿从远处的楼顶滑翔而下,羽毛被雨水涤的发亮。费里西安诺喜欢雨滴打落时发出的优美音节,它们永远让他惬意自在。这会儿,被噪音强迫集中的精神已经放松,打翻了的困意又重新涌了上来。昨天晚上他们两个都太累了,或许有些事并不适合在太晚的时间进行,但他们给彼此带来的欢愉无疑是十分重要且无可替代的。费里西安诺还在想等罗维诺醒来后要用什么样的甜言蜜语——虽然罗维诺从来都是没好气的称之为花言巧语——来作为昨晚因过度兴奋而不知轻重给哥哥带来的疼痛的补偿,不过他知道罗维诺还会原谅他的。他听见罗维诺小声咒骂了句什么,他从窗帘后面探出脑袋,即使光线昏暗费里西安诺还是能看到他眼睫毛的颤动。于是他拉好窗帘再次缩进被窝,用被子盖住自己刚刚亲吻的罗维诺裸露的肩膀。费里西安诺紧紧抱着他,就像他曾经无数次所做的那样。他发觉睡梦中的哥哥远比清醒时要坦率得多,几乎是在他手触碰上对方的一瞬间贴了过来,把脸埋在自己弟弟的怀抱里。如果一直都是这样坦率该多好,他想,即使多多少少有些遗憾。而令人愉快的事实是,他们还可以这样拥抱着睡去,直至太阳升起,一同醒来,而紧握的手永远不会松开。

去三刷了一下明治维新的剧情,顺便看了一下国服没有的第二部分幕府胜利情节……这信胜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不过能被一句话浇灭气焰的整个型月也就这个又怂又可爱的死姐控了(所以这个绝无仅有的又怂又可爱的死姐控什么时候实装叶哥哥)信胜最后一句好戳我……
最后几张是大家都有玩到的情节,信胜的脸红表情也就这里和借到nobu身体的时候出现过,这个表情真好啊,果然信胜四分之三的表情都和姐姐大人有关呢xx实装后可以经常看到吗(开始做梦
最后一p信胜脸红了(复读)
我好喜欢自称boku的角色啊_(:з」∠)_补了日文发现信胜自称是boku好感度又上升了()()
。。。。啊我还真是唠唠叨叨()

鲸组要素过多。
艾斯少年感真的超棒,肉体绝赞了。